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情感

武神宿命第三百三十五章必有一战

来源:杭州星座网 时间:2020年07月10日

武神宿命 第三百三十五章 必有一战!

第三百三十五章必有一战。

一袭黑衣空一人。不佩长剑不闻音。

气撼昆仑终难现。瑟瑟萧萧君可依。

男子平静的迈上第八层。负手走來。语气不温不火不带丝毫凡尘气味。但却杀气惊天。

他的随着向前迈步而扩散。很快就笼罩了整处空间。九道漆黑如墨的战魁都因为这诡异的气氛而停下了动作。沒有向墨神机。黄灵子他们展开攻击。很人性化的模样。

第八层这样。下面的几层亦是如此。本热闹喧嚷的这里瞬间变得安静了下來。沒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数百道目光都看着那里。包括墨神机都沒有急着再对敌。投來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所有人都惊住了。原因无他。

萧伦居然敢同时对黄求道。黄仙晋两人下挑战书。这是什么情况。太吓人了吧。好不真实。

很多人心中都在疑惑。怀疑自己听错。可当看到第八层的情景后这才终于确定了萧伦那个大胆的举动。可无论情况如何变化。这里都沒有再发出任何一道声音。

无人开口。无人有勇气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都在拭目以待。

究竟是萧伦以无敌之姿态强盛将双王就地镇压。还是强势崛起的萧伦惨遭双王给镇压。

无论是那种情况。他们都很期待。

因为无论选择哪一点。一场旷世大战都会爆发。将时间大大提前。

为了保留住压轴好戏。整整两场他们都沒有机会进行交手。

显而易见只有到了第三场才有这个机会。但是现在。情况好像出了一点纰漏之处。但是他们都很喜欢啊。。

在这破塔里面困了将近三个月了。被折腾的死去活來的。谁还想再这样下去啊。早就手痒痒了。而且心也早已不敢寂寞。

一个先前并不出名的小子。突然杀到了双王的面前。说要挑战他们。这怎么不刺激他们的心脏呢。

“你是认真的。”黄仙晋的脸色一点一点的从难看转变为阴沉。平静。

“请指教。”萧伦一手负于身后。一手伸出作态请。态度很坚决。并非只是说说。

黄求道神色愤然。吼道:“萧伦。真以为你很厉害么。我若是想要斩你。不足十招。”

他肌体一震。可以看见一副接着一副的天图冲飞出。天地瞬间崩毁。构造成星河、天地、山河。那太可怕了。都像是真实的一样。磅礴大势锐不可当。横扫万空。气焰滔天。

咔擦。咔擦。

属性之灵被强大的气息所冲撞到了。节节炸开。很不堪。无数的时空之门黯淡失色。慢慢涣散。

“请指教。”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萧伦不是对手。很快就要落败了时。他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千万时空之门再现。带着时空之灵奔涌出。焚烧高空。被属性之灵所吸收。他气焰猛然膨胀起。身躯无限制的膨胀变大。通往天际。遮天蔽日。

轰隆隆。

庞大的身躯降下的威压太沉重了。黄求道身边的世界在颤抖。其中无数的星辰日月都在炸开。

黄求道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什么都沒有说。而是转而轰出一拳。更多的世界冲飞出出去。构造乾坤阴阳。将这里笼罩。崩发神威。撕裂万重火芒。

“萧伦。我已将每一道纹络都修成了一小乾坤世界。你难道会是我的对手吗。”

黄求道冷声道。

黄求道的话令无数人位天才身躯猛然颤抖。面露惊骇之色。

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明白了差距所在之处。

天法分三个小层次:转实。创世。合道。

神魄分三个小层次:念空。观世。断魂。

肉身分三个小层次:化器。造世。千纹。

纹络化器为一。这很简单。几乎是肉身一变的人都可以很快掌握。但上百道。数百道就很难掌握了。这需要很大控制能力和强大的体质支撑。

而造世。造乾坤世界。则是太困难了。有些即便是肉身以千变都无法造世成功。

这一点类似天法创世。但又不同于天法创世。且更难以天法创世。

因为。肉身走到极限之后。便是肉身世界。

以肉身修成世界。一道纹络就是一个世界。

一个真实的世界。可以育灵。

所以这一步。是分水岭。决定了未來。决定了一切。

大家都知道黄求道的厉害之处。但还是沒有想到他居然将一百纹络都以造世。这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万年难处的大妖孽。可横推所有的对手。

本來还抱有丝丝侥幸心理人为萧伦有可能胜出的天才瞬间惊醒。看清了现状。为萧伦叹息。认为他提到了铁板上了。有些不值当。

萧伦的实力刚刚已经展现出。他们也都知道萧伦以是肉身一百四十变且以全部锻造至圆满可化通天法器的存在。

可这在纹络小乾坤面前。真的弱了不下于一两个层次。

“请指教。”

萧伦语气平稳。并沒有因为黄求道的自信而决心动荡分毫。依旧做出一副请战的动作來。身后的属性之灵低吼着咆哮。火卷风云拍打四方。大势滔滔如虹越州。节节而起。跟黄求道的纹络小乾坤相碰撞。一时间竟然不相上下。

“你真当认为我不敢与你动手吗。”

黄求道怒了。面对萧伦的咄咄逼人。他是真的愤怒了。猛然向前迈出一步。数十乾坤世界震荡起來。荡漾出世界之威。冲击前方。撕裂了万重火势。将属性之灵重创。

萧伦平静的望着他。无喜无悲。任何人也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是如何的。但大家都很清楚这样状态中的萧伦绝对是很可怕的。因为无情。无羁绊。眼中只有敌人。

这样的人。不。这样的疯子真的很可怕。想一条疯狗。逮谁要谁。谁能不怕。

那属性之灵很诡异。无论黄求道如何攻击都始终不散去。脚踩千万时空之门。气势保留在巅峰刻。睥睨所有。且每一个毛孔都在喷发火芒。贯穿无限世界。

无论黄求道如何发威。萧伦都不退后半步。甚至是打定了主意一样。要跟他大战。在这里就展开大战。

“萧伦。难道你真的想在这里就分出高低吗。未免有些着急了。”黄仙晋按住了处于暴怒状态的黄求道。提步向前走來几步。轻声道:“我们的人杀了你的人。而我们的人也以被你所杀。以是两清之事。何必再多起事端呢。”

萧伦漠然。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且战意依旧滔天。不曾有任何的锐减。

“还有何好说。真拿自己是个人物了。老子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黄求道还是很愤怒。挣扎着要甩开黄仙晋的手掌。

“傻子。”

黄仙晋重重的捏住他的肩膀这才将他稳定了下去。轻叹了声后。道:“现在我并不想跟你动手。你若是觉得有意。待第三场试炼开启后。有的是机会。某时我自然不会拒绝。”

“为什么。”黄求道对他低吼。

“不合适。”

黄仙晋挥手。将他推到身后。漫步走向萧伦。肌体被金色符光包裹着。杜绝了天地间两种狂暴能量的冲击。道:“你认为如何。”

萧伦迎着他走去。速度很缓慢。周围的一切风波皆为他让路。万法不可加持身。

他的双眼神色慢慢从洁白纯净变了深邃漆黑模样。有了人气。

他退出了三杀誓的状态中。不再那么冷漠。对着黄仙晋走过去。

数分钟后。萧伦和黄仙晋走到中央站定。萧伦说道:“你并不是唯一。我若想斩你。三剑足以。”

“值得吗。”黄仙晋目光幽幽的望着他。问道。

“值。”

萧伦漠视着他。道:“我认为值得。就值得。”

哪怕是将龙魂天王朝。鲲冥天王朝都得罪了他也都值得。

有些事。不是按数量來估算的。

有些事。非做不可。哪怕是后果严重。

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我很不明白。你那里來的自信。”黄仙晋冷笑。

“你我终有一战。某时我会让你看清现状。”

萧伦转身退走。一瞬之间以到了千丈外。一拳轰击在哪战魁身上。

嘭。

吼。

沉静下去的这里瞬间混乱起來。那些停顿下來的战魁发出怒吼声。疯狂的朝着身旁的天才展开疯狂的攻击。气浪惊天。

“我也很期待你的成果。你我一战。避不可避。”

黄仙晋淡淡的瞥了萧伦一眼。低吼一声。扑杀向了身后的战魁身上。武道符文飞出。一个又一个的加持在哪战魁身上。创世之威爆发。跟那战魁大战。那里很快就被光芒给淹沒了下去。

第八层的战魁可是有着肉身四百变。天法创世。神魄观世。修的神通之法的存在。非常的可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取面对的。

战斗很快就在此被大响了。那些留在第七层的顿时犹豫了起來。很多人的都感到不支。不敢再向上闯去了。只有着少部分的天才轻哼声。斗志盎然的杀上去。跟浮现而出的战魁展开殊死搏斗。整个第八层都充满了无限的光。淹沒所有。炼化万空。

萧伦以属性之灵。三杀誓对敌。挥舞着烁烁神拳。拳破天惊。疯狂的跟着面前的那战魁硬碰硬。每一下轰击下。都会有着数百个时空之门炸开。纹络破裂数十道。鏖战不下。

...

忻州白癜病医院
新乡白癜病医院
新乡白癜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
杭州星座网